紫微斗数深造讲义 上篇(四)(紫微斗数研究讲义)

易灵签 11 0

现在举一个厄宮的例子。
[廉贞天府]在辰宮坐命,疾厄宮为天机坐亥宮。甲年生人,天机会酉宫借人的[阳梁],太阳化忌,且卯宮有擎羊。
太阳的力量已不足,又见煞忌,因此影响天机的情质。其机谋手段的本质。变为多思多虚,以致影响系统。加上[太阳天梁]见煞忌主服毒。所以当行至庚午大限时,疾厄宫[天同巨门]、陀罗同度,冲起原局的陀罗,兼且天同化忌,即于此运限中染上素毒癬。
此例亦由于原局疾厄宫的天机,会[太阳天梁]而化忌之故。倘原来不是这种格局,则行至同一[三方四正]星曜的天同化忌,亦不主服毒,仅主神经衰弱。

第二组 (紫微坐丑未)
此组包括十个星:紫微破军,天府独坐,太阴独坐,廉贞贪狼,巨门独坐,天相独坐,天同天梁,武曲七杀,太阳独坐,天机独坐。
每组星系有其独特的本质,于经行十二宫时,与十个星系交涉,亦有鉴别自不同的反应。
11 紫微在丑未
紫微破军于丑未二宮同度,对宫必为天相。三合宮为[廉贞贪狼]及[武曲七杀]。此星系组合由于兼涉及杀破狼三曜,星曜性质又强烈。因此对[四化]异常敏感。
要推断此系星曜的本质,须注意其动荡与安定的区别。
紫微破军二曜同度,本身已具有很强的叛逆性,不似第一组星系的破军在寅申宮独坐,尚有叛逆与顺从的分别。
但从另一角度说,叛逆性其实亦是开创力,因为必先去旧然后开始更新,所以一一对现实的反叛其实亦等如开创。只是无论叛与开创,亦有动荡兴安定的分别。动荡
则牵涉人际关系极大的改变(所以古人有[紫微破军,为臣不忠,为子不孝]的说法)。安定则能避免,而且去更新于不知不觉之中,甚至面目焕然一新,而表面上依然匕乱不惊。
[紫微破军]见煞忌刑曜,其有动荡的性质;若为左辅右弼所夹,或会文昌文曲、天魁天钺,尤喜会照辅弼,则具有安定的性质。
[紫微破军]二曜,紫微化权、破军化禄、权基本上仍属动荡。只在当紫微化科之时,然后始觉安定。尤其是[百宫朝拱]的紫微,一旦化科,自然领导群伦,任何兴革
皆不费气力,因此性质也就觉安定。
对宫天相为刑事忌所夹,增强了[紫破]的叛逆性,所以属于动荡,若为财荫所夹时,则可削弱[紫破]的叛逆性,本质也就较为安定。
三合宫的[武曲七杀]同度,星曜性质敏锐而且有力,若武曲化禄、权、科时,使[紫破]的兴革较为省力,因此性质亦比较安定;但若武曲化忌,擎羊同度,则使[紫破]
须负担更重的任务,因而性质便比较动荡。
三合宮另一组星系为[廉贞贪狼],恰与[武曲七杀]相对待。[廉贪]影响[紫破]的精神;[武杀]影响[紫破]的物质。若[廉贪]化忌,令[紫破]精神空虚,性质便亦动荡;
伹若[廉贪]化禄之时,[紫破]又易倾向肉欲,导致感情困挠,则虽表面安定而实未安定。必须有吉曜会合[廉贪],而性质中和,然后始能令[紫破]安定。
[紫破]经行十二宫时,必须星系交涉,显其动静适宜之性,然后始为佳运。若过份动荡,则尽显其叛逆之性,人际关系便必恶劣,人生亦多艰苦;若具动荡性质的[紫破]经行过份安定的宮垣,若具安定性质的[紫破]经行动荡的宫垣,则为客观环境不配合的征兆。
原局动荡的[紫破],不喜再经行[紫破]、[武杀]、[廉贪]三垣。因为这三个宮垣必定原来已具动荡的性质,不宜更加强其动荡。一一所谓动荡,亦有感情与物质之别,须注意原局[武杀]与[廉贪]的结构而定。大致而言,宁原感情生活动荡,胜于物质生活动荡。但倘如[廉贪]一系,桃花遍集,又见虚、耗,则为染上不良嗜好,耽于酒色的征兆,此时亦能影响物质生活。
原局安定的[紫破]喜再经行[紫破]、[武杀]、[廉贪]三个宫度,除非大限流年飞星使这些宫度的性质变为动荡,如化为忌星,有流煞飞躔之类。
得禄的天府,或会[财荫夹印]天相星系的天府主安定,无论任何本质的[紫破]皆喜经行之.比较而言,以安定的[紫破]经行为佳。
若为[露库]、[空库]的天府,当动荡的[紫破]经行至此宮度时,无论为流年或大运,都主倾败,倾败的原因在于不守本业,妄行改革。性质安定的[紫破j经行吋,只出现手头拮据的情形,不致倾败。
太阴独坐,无论庙陷都有动荡的性质,只不过戌宮的太阴人庙,胜于辰宮而已。二者均以化禄、权、科为宁静,化忌见煞为动荡。若吉化及煞曜并见,安定性质的[紫破]见之最宜,主因应环境而生改变,脱离困境。动荡的[紫破],见太阴化禄最为适宜,起初会觉得困闷,但终能出现突破性的发展。
巨门独坐有煞,对安定的[紫破]有激发力;无煞且见吉化,可因本具动荡性质的[紫破],使变动得利。若巨门化为忌星,则对任何本质的[紫破]均有不宜,容易产生各
种性质的纷挠(原局[廉贪]不吉者,起感情上的纷挠;[武杀]不吉者,生利益上的冲突。)
[紫破]不喜行[同梁]宮度,因为此宮度必带来困境,克服之后始有收获,然人生苦短,何必招惹困滞,所以当经行此宮垣时,以静守为佳。
太阳亦具有动荡的性质,唯化禄、化权之时,得安定的[紫破],使之动静咸宜;化科则利于动荡的[紫破],使其扬望增加,可以胜任大幅度的改变。当化为忌星之时,
[紫破]动静皆易得咎,妇命尤主感情上的重大挫折。
天机吉化,适合安定的[紫破],无吉化,见吉曜,则适合动荡的[紫破]。前者为产生发扬蹈厉的原动力,后者则可提供变动时的助力。若化为忌星,动荡者有愈变愈困之苦。
兹举一实例,说明[紫破]在子女宮的情形一一
太阴在戌宮坐命,子女宮[紫破]在未宫守垣。丁年生人,擎羊与[紫破]同度,影响[紫破]的安定。
至癸卯大运,武曲七杀守命,子女宫巨门在子垣,原局巨门休忌,为运限之羊陀所夹,而化忌的巨门又化为枚星。
在癸卯限内,命宮[武杀]会[廉贪]化忌,为精神生活出现缺憾之兆,加上子女宫的性质,因此晚年财产为子女所夺,而又不肯奉养。幸有[紫破]化禄会照命宮,所以尚能靠中年时与友人合资的一家小工厂支持生活。
若原局子女宮不是[紫破]带擎羊,则巨门虽化权冲化忌,亦不致有子不孝。
12天府独坐卯酉
天府独坐卯酉,与[武曲七杀]相对。三合宫为天相独坐,及借星安宮的[廉贞贪狼]。
十二宮的天府,以独坐卯酉二宮时最为安定、保守。因为十二宮垣中,只有这两宮垣不与紫微在[三方四正]相会。没有紫微的干挠,天府的保守性格便比较完整。
因此要推断此二宮天府的本质,便需要注意其安定保守,是属于局面广大的老成持重,抑或只是细眉细眼的小心谨慎。
十二宮的天府,以巳亥、卯西四个宮垣最喜[百官司朝拱]。在卯西二宮,天府能得[百官司朝拱],则格局便高,局面便大,基本上即属于能掌握广大事业的持重。若无[百官司朝拱],天府孤立,纵得一二吉曜同会,亦只不过是经营小局面的谨慎。倘无吉曜,更见煞忌,天府又不得禄,且主为人悭贪鄙吝,甚至流为奸刁。
天府得禄,仍未为局面大的持重,必须在事业宮的天相性质良好,如为[财荫夹印];或文昌文曲同时聚于垣内;或左辅右弼同时聚于垣内之类,然后才使天府的局面广大。
若仅得禄,尤其是与禄存同垣的天府,只不过是小心谨慎而巳。
天府与禄存同度,已有羊陀相夹,若再会照火铃二曜财为[露库]。主人奸诈。即使同时会集吉曜,亦主喜占别人的小便宜。
若天相为[刑忌夹印];或四煞刑忌会合;或火铃夹印,则天府本身会合的星曜虽吉,局面亦小,表现为小心奕奕。
三合宮所会的[廉贞贪狼]不喜带禄,亦不喜带桃花诸曜,会削减天府的权力,使局面变小。因此若[廉贪]带禄同时带煞来会,天府的本质只是谨慎而已;必须[廉贪]化为权星,不带煞,且无昌曲同度,然后才不影响天府的局面。
与天府相对的[武曲七杀],最喜与禄存同度,或武曲化禄,则天府局面广大而且老成持重。武曲化忌,则天府的本质充其量亦只是小局面的谨慎而已。
无论是那一种性质的天府,经行十二宫时,都喜性质安定的[紫破]。特别是十年大运经行这个宮度,可以将事业转变,而不需经过大风大浪,即有长足的进步。
若[紫破]宫垣的性质不安定,则对局面小而谨慎的天府不宜。持重者则虽经历风浪,终因应付得宜(见左辅右弼),或机缘巧合(见天魁天钺),成就大局。
带奸刁性质的天府,经行[紫破]宫垣,必生人事及事业上的反覆。或局面虽大,而内在空虚。
天府喜行太阴运。太阳运与之比较,略嫌空虚不实。因夫府为财库,太阴为财星,彼此气机相投。
入庙的太阴,对持重或谨慎的天府皆有利,化禄、权尤佳,最少于运限之内可掌财权。仅局面大者宜化科,局面小而走太阴化科的运限,稍有煞曜冲会,反而易受引诱投资损失。若太阴化忌,更见煞曜同度,无论何种性质的天府都不宜从事新的投资项目,固有的事业亦不宜扩充,否则必遭损失。
落陷的太阴即使会吉星祥曜,亦仅属守成的运限。倘天府[空库]、[露库],行太阴落陷年运,更逢太阴化忌,主倾破、灾病,若更见刑煞,为官司诉讼纠纷。
入庙的太阳如不化禄或会禄存,天府经行至此宮度,仅属无名无实。必见禄然后始主富贵。落陷的太阳,局面小者尚无妨。局面大者,即使见太阳化禄,亦防人不敷支,因入息愈大,事业局面愈大,不虞之支出亦必随之增大。
太阳化忌,见煞刑诸曜,主纠纷、口舌、官非。(于经行[天同天梁]大运时,太阳于流年命宫化忌,见刑曜、擎羊,必主兴讼。)若本质不良的天府遇此运限,必饱受威胁,甚至逃亡。
[廉贪贪狼]化禄、化忌,均使天府起情绪上的变动。可能变得内心空虛,精神困挠.而外表风光。当贪狼化忌之时,[空库][露库!的天府应戒因贪:念而致失败。若桃花诸曜毕集之时,无论如何小心谨慎,亦主因色致祸。
[武曲七杀]的运限,宜大不宜小。局面小的天府,即使稍带煞曜,亦有徒劳无功之感,不如不变。
[天同天梁]的运,无论吉化或化忌,对天府在卯酉二宫坐命的人来说,往往亦为改变性运程。而且其改变性质倾向不良,产生诸般纷挠。只有在大运为[紫破]守命、
或为巨门化禄、权守命之时,行[同梁]守命的流年,又见吉会,然后才成为带根本性的发展运程,可以建立事业基础。一一对局面小而谨慎的天府来说,性质尤其如此。
天机在运限命宮,倘有天马冲会,再无辅弼、魁钺会合,或反而更见火星、铃星同度冲会,对天府来说,为过份动荡的运程。在运限之内凡有新猷,均宜小心从事。即使天机化禄,亦不主聚财,倘更化为忌星,则必生是非谤怨。此时只宜处之泰然,不作任何澄清或反证,若一加理会,则麻烦将蜂涌而至。
尤其是当[空库][露库]之时,、若稍用机心以求名利,则反会招致身败名裂。
巨门运限,不且更见擎羊,而运限禄、权、科会亦不吉利。因为[石中隐藏玉]的结构,最不宜天府,可以因畏惧竞爭压力而导致冷退。
除非是巨门在大运命宫,而流年遇杀、破、狼且有吉化,然后始主有长足进步。
兹亦举一实例,说明天府在[事业宮]的情况一一
[廉贞贪狼]在巳宮,借入亥宫安星。命宫在亥。
壬年生人,事业宫在府独坐卯垣。天府化科,会亥宫之禄存。有天魁同度,借会巳宮的天钺,所以得魁钺双星照会。左辅右弼同时在未宮,与天相同度,照会天府。
这种星系结构,显示事业宮的天府格局颇大,尤其是天相宮垣结构优良,堪为助力。只可惜;对宮[武曲七杀]而武曲化忌,则主事业虽大,但经济上仍须周转,并非裕如。
这种命局,倘如采保守政策,则由于命宫有禄存的缘故,尚可称富足,周转头寸亦必不发生问题,因为事业宮的天府化科又见禄,在银行方面信用必好。
然而行至丁未大运,命宮天相已成[刑忌夹印]之局,且有大运流年同度,主受压力;大运事业宮在亥,即原来的命宫,亦为原局的羊陀所夹,且受大运的流羊流陀照会,若不持重,即易于运限内发生事端。
辛酉年命宮武曲化忌,为流年羊陀所夹;事业宫的[紫破],所会的[武曲七杀]及天相均有缺憾,一为羊陀夹,一为刑忌夹。是年其人突然将投资重点转移(此即[紫破]
鬼禄,又见辅弼的力量),结果蒙受重大损失,事业基础虽末动摇,以后周转头寸必多困难。
原局事业宫的天府,若不会武曲化忌,则于此运限之内事业不致有变。但亦幸而流年事业宮经行[紫破],又有辅弼,而且会见禄存,所以尚能于动荡时应付得宜,不致倾败。
13太阴独坐辰戌
太阴于辰戌二宫独坐,对宫为太阳。三合宮为天机及[天同天梁]。
由于与太阳相对的关系,辰戌二宫独坐的太阴基本有良好性质,古人称为[日月拱照]。但戌宮太阳落陷,因而辰宮的太阴亦较戌宮者为暗晦。这是一个重要的基本分别。
除此之外,要推断此二宫垣太阴的本质,则应该注意到它的支向,属于盲动,抑或具有目标。一一此二宫为[天罗地网],因此太阴的动向才特殊重要。有目的者,一举即可破罗网而出,有如游鱼脱网;但盲动者则愈挣扎愈受缠缚。
据[中州派]所传,辰戌二宮的太阴,喜金、忌火。若宮垣之内有五行之性属金的星曜(尤喜阴金)则人生自有目标;若多属火的星曜同躔(尤其不喜阴火),则会变成盲
动。(王亭之接:此为师傅的口诀,亦为历代的征验。但据王亭之自己的经验,其盲动与否,亦与福德宫所躔的巨门有关。学者不妨加以研究。)
属金的星曜:文昌、擎羊、陀罗、天哭。
属火的星曜:魁钺、火铃、天马、空劫、天刑、孤寡、蜚廉、破碎。
然宮垣之内.无论有多属金的星曜,或多属火的星曜,早岁必定不利,尤主不利父母。
三合宮的天机、即使化禄、权、科,若同时多煞刑空劫诸曜,亦可使太阴变成盲动;无狼子野心曜,但有吉化、然后才有目标。若天机化为忌星之吋,则令太阴表面沉实,内心实多无益无聊的想法(留意此天机同时影响福德宮的巨门),于是亦多盲动。
三合宮的[天同天梁],最不宜与天马同躔,否则变成盲动,除非同时有禄存同度,然后太阴才有人生目标。
天同化禄、权权;天梁分禄,皆令人生有目标的。若天同化为忌星;之时,贝。又属于盲动了。一一唯天同化忌,宮垣之内见禄马,則仅属早运不利,离乡背井以兴家的性质,不可视为盲动。
在辰戌二宮坐命的太阴,无论何种性质,均不喜经行[武曲七杀]的宮垣,化吉、见吉辅者尚可,仅主于运限内有波折,若煞忌刑凑合,则为重大灾变的年份(此时戌宮
坐命者又优于辰宮)。此点亦为[中州派]的秘传。
当经行太阳躔度的宮垣时,辰宮的太阴亦…般不利。由于太阳为阳火,且戌宮的太阳落陷,主下属不得力,或与合作伙伴有纷争而致破财(古人渭此乃兄弟争财之运。)
戌宫的太阴经行太阳嚷度的宮垣,原局太阴化禄者,必见太阳化忌,则主自身易招尤怨,且易受人拖累。若更见煞刑诸曜,主词讼。
总而言之,太阴坐命辰戌二宫,不宜经行太阳躔度的宫位。盖太阴主藏,太阳主散,气质不相投。此点亦为[中州派]所传。
[紫微破军]见吉,非盲动的太阴宜于经行,为开创性的运限。若盲动的太阴,虽见吉亦必生挫折,或旧业败盖然后更新。倘更见煞忌,则一事无成,劳碌奔波。
天府躔度的宮垣,盲动的太阴经行,不过浑浑噩噩。有人生目标的太阴经行此宮度,反而不利父母,经亦主是非口舌,或为现代人所称的[代沟)。
[廉贞贪狼]守垣,无论化禄抑化忌,盲动的太阴经行之,均多感情困挠,以致影响学业或事业。有人生目标者则为创立基础的运程。只有在见煞刑诸葛亮曜重重的情形下,始为父业破败之兆。煞曜与吉曜并见,仅主背井离乡。见昌风,主负笈他邦,但学成必不回乡。
太阴辰戌,喜行巨门躔度及子午的宮限。辰宮者喜行午害巨六;戍宫者喜行子宮巨六。唯盲动的太阴行经此限(尤其是辰宫的太阴行经午;戌宮的太阴行经子),则主因盲动而招倾破,轻则招惹恶性竞爭。
太阴喜行有文昌文曲同蹿的天相宮限,有人生目标的太阴,亦喜天相见辅弼,辅弼同宮而不见煞曜晋更佳。若昌曲辅弼同躔一垣,有吉化,则于十年之风可创业致富。唯盲动的太阴行天相限,虽见吉亦仪虚名虚利。见煞刑耗曜,则不良不莠,多机会而少成就,或有无所事事的内心烦闷。
[天同天梁]运限或流年,仅非盲动的太阴喜行之。否则,虽见吉星祥曜咸集,亦不过外表悠间,而内心则烦燥不安,受压力,或受人拖累。更见煞忌,则主受人胁制。
天机运限,化禄权为宜,化忌则不佳,可参考前述。
若原来化禄的天机于流年化为忌星:对戌宫的太阴最为不宜。若原来化忌的天机化为禄星,对辰宮的太阴最为不宜。这一点与庙旺利陷无关,乃由于气质是否相投之故。
现在举一个例子,说明太阴居辰戌垣,坐福德宮的情况一一
甲年生人,申宮安命,借寅宮[天同天梁]入宮安星,禄存同度。福德宮太阴在戌,与太阳化忌相对。(注意财帛宮的太阳化忌,同时照射命宮、福德宮两个宮度。)
逆行至辛未大运,[紫破]为大运命宮,福德宮天府受流羊陀夹,又受原局羊陀照射,会合巳宮无正曜,借[廉贞]安星,原局廉贞化禄,又见桃花,于是失身于有妇之夫。(留意天府武曲的效应)。
若原局福德宮的太阴下拱照太阳化忌,則不致行此遭遇。
(此处仅就福德宮举例,学者可自行就其夫妻宮推断。)
14廉贞贪狼坐巳亥
[廉贞贪狼]坐巳亥,对宫无正曜。三合宮会[武曲七杀],及[此微破军]。
要推断[廉贞贪狼]二曜同度的特质,须注意感情与物欲的区别。廉贞主感情,贪狼主的欲。若廉贞强(如廉贞化禄;或见文昌、文曲、红鸾、天喜;咸池、大耗;沐浴、
天姚;三台、八座;台辅、对诰等曜),则此星系带感情性;如贪狼强(如贪狼化禄、化权;或见左辅、右弼;恩光、天贵;龙池、凤阁;天宫、天福等曜),则此星系带物欲性。
若廉贞化忌,或见阴煞、劫煞、孤辰、寡宿等,则削弱此星系的感情;若贪狼化忌,见天虚、天哭、息神、华盖等,则削弱此星系的感情。
若贪狼化忌,见地空、地幼:破碎、亡冲等,则削弱此星系的物欲。
三合宮的[武曲七杀],物欲性很强.盖武曲为财星,七杀同度则主财权。若武曲化禄、化权,则可加强[廉贞]的物欲。但若昌曲同度,则[武曲七杀]又带感情色彩。
三合宮的[紫微破军j,并不带软性的感情,但当其带叛逆性时,则亦可视之为带感情的星系,学者参考前面的论述,研究[紫破]在什么星曜组合的情形下,可影响[武杀]一系的感情。
[廉贞贪狼]星系会合三方四正,使星系的性质感情重、物欲亦重,便带有强烈追求肉欲的色彩,因此便成为桃花星系。这时候,宜福德宮坚强有力,则可有主张,不
致随波逐流。
福德宫必为天相独守。此时不宜见刑忌夹,否则主易于丧志,或受人精神威胁,更易流为淫滥;亦不宜见财荫夹,否则主人软弱,惯于依赖別人,亦易受人利用指派。最喜见天相的对宮[紫破]受[百宫朝拱],或带天刑拱照,则可使桃花性质的[廉贪]归于正轨。
[廉贪]与空曜同宮,只在感情重于物欲的情形下,才可以化桃花为艺术,或为消费、娱乐事业。若物欲重于感情,有空曜同宮,反而可能追求刺激,不一定有艺术气质。
[廉贞贪狼]经行杀、破、狼运限,须注意有无改变原来[廉贪]的性质。
例如[紫破]一系,原来紫微化科,因此可使[廉贪]的不良性质,因名誉慼而受到遏制,转化成为从事消费、娱乐待业的力量,但若经行[紫破]的宮度时,羊陀会照,又见文曲化忌与[紫破]同躔,此时便感情与物欲齐起冲突,因而情绪就不平衡,很可能只顾追求刺激,以致名誉受损。
又如[武杀]一系,原来武曲化忌,已不利于物欲,再行[武杀]宫垣,贪狼化忌来会,物欲更难满足,这时对于原来感情色彩重的[廉贪],便易因情绪失去平衡而发生事端,或浪费感情以追求物欲。
必须如此推断,抽丝剥茧般比较原来的性质,以及加上流曜之后演变出来的性质,看是否由平衡变成不平衡,或由不平衡变成平衡,再看是感情方面起变化,或物欲方
面起变化,变化的倾向是好是坏,始能确定[廉贪]经行[廉贪]、[武杀]、[紫破]三宮垣的运限流年性质。
天府坐守的宮垣,若为[空库]、[露库],则使[廉贪]有追求物欲不遂的痛苦;若原局的[廉贪]感情重,則防丧志失足。
若天府的库廪充盈,则[廉贪]带物欲重者,为得意的运限,至少物质生活丰足。唯带感情重者,至于此运限,反觉精神空虚,若[廉贞]桃花本重,则易因精神空虛而跟有家室的人恋爱。
[廉贪]经行大阴独守的打垣,若太阴的本质为盲动者,物欲重于感情重的[廉贪]皆有不宜,前者易事业挫折,后者易感情挫折。仅宜感情与物欲平衡的星系,彼此克制,则不致挫败。
若经行有理想有目标的太阴宮度,则感情过于丰富的[廉贪],可能因专注于感情而妨碍事业,物欲太强的[廉贪]则可能专注于学业、事业,而致牺牲感情。所以仅对性质平衡的[廉贪]有利。
巨门躔度的宮垣,对[廉贪]不利。即使会吉曜,亦有奔波劳累,有福享不得之慼。或因感情波折发生,以致精神受困。若更见煞忌,主是非纷挠,或精神痛楚。
若原局廉贞化忌,行至巨门运限,女命尤须防失足,受感情牵累。
若原局贪狼化忌,行至巨门运限,男命尤须防招惹官非,受物欲牵累。
[刑忌夹印]的天相,不利物欲色彩重的[廉贪];[财荫夹印]的天相,则不利感情色彩重的[廉贪]。
若[廉贪]本质中和平衡,至天相运限,见辅弼、魁钺,则为开运之兆,为创立事业主机。
[天同天梁]运限,感情色彩重的[廉贪],喜天同化禄、不喜化忌;物欲色彩重的此宫垣见吉曜,纷挠则減少。
[廉贪]最不喜太阳落陷,或化为忌星的运限流年。若太阳入庙,或化为权禄,则本质中行平衡的[廉贪]有名成利就之兆,即使在流年,亦主受人提拔、推荐。
太阳主发射,廉贞贪狼亦本无收敛的特性,所以当太阳的星曜会合良好时,一般为得意的流年;当太阳星曜会合不吉,则因感情的流露,或对物欲的野心而招咎吝。煞忌刑曜同会之时,更主凶祸。
天机独守的宫垣,须详加上流曜之后的天机,带原则性抑或情绪化,然后始可详[廉贪]经行此宫度的吉凶。大致上物欲重的[廉贪]喜原则性的天机,于此流年之内最宜
计划;感情重的[廉贪]亦喜原则性的天机,于此流年之内可定感情的取舍。若经行情绪化的天机流年,二者皆易作出错误決定。
现在且举一命宫的实例一一
[廉贞贪狼]在巳宮坐命,癸年生人,贪狼化忌,但无桃花诸曜同茺。会[紫破]化禄,亦无感情困挠的色彩。
行丙辰大限,太阴独坐。大运陀罗同度福德宫会巨门独坐,原局化权,流年同度,对宮天机化权,且原局桃花诸曜齐集,感情色彩突然加重,于是便有感情纷挠之征兆。
至巳未年,天相守流年命宮,流年擎羊同度(注意运限命宮及流年命宫都有流羊或流陀),化忌星的贪狼于流年化权,又见陀罗’兼且流年夫妻宮的文曲化忌,影口向夫妻宫的[廉贪]。所以在此流年之内,突与未婚妻的嫂嫂发生畸恋。其人当时年仅十七岁! (注意流年夫妻宫,及原局夫妻宮均见武曲天府,请参考初级讲义夫妻宮的资料)。
若原局命宮不是贪狼化忌,且并非经行巨门躔度福德宫的大运,则不致有事端发生。由是可见[廉贪]之不喜巨门。一一巨门宮度内如非桃花诸曜毕集,亦不致出现感情问题。
15 巨门独坐子午
巨门独坐子午,必与天机相对。三合宮会太阳,及借星安宫的[天同天梁]。
这两个宮度的巨门,若见禄、权吉化,又不见煞,则称为[石中隐玉],主其人英华内敛,可成大业。禄存同茺者次之;无吉化,但见煞曜则为破格。
其实要推断巨门在这个宮垣的特性,亦只需注意它是英华内敛,或是内心疑忌。二者都属于内心世界,而且只有一线之差。
巨门本为[暗曜],即有遮蔽别人的本质。成[石中隐玉]格局的巨门,则将此种本质转化为收敛自己的才华。所以一生不能走最高峰,不能出锋头,否则即与收获的本质相远,因而招惹是非橫逆。
若有煞曜同度,特别是擎羊,则将收敛才华的本质,转为对别人的疑忌。表面上不动声色,实际上心目中无一好人,个个都对自己不利,一旦有了这种性格,人生便自多困境。
因此可以这样说,必须禄、权、科会的巨门,然后始为英华内敛;若有擎羊同度,则生暗蔽之力。无吉化,但见煞,则疑忌重重。
对宮的天机化忌,亦足以影响巨门具疑忌之性。若不化忌,仅有煞曜同度,照射巨门的宮度,则不生疑忌之性。
天机化禄,对巨门亦有良好影响,但不成格局。盖必须巨门本身化禄化权,然后暗蔽之性始改,巨门自身不吉化,只天机吉化,不过减少巨门的内心疑虑而已。
三合宮的太阳,喜人庙,不喜落陷。但对[石中隐玉]的巨门来说,即使会合落陷的太阳亦非破格,因为这时候不需太阳的光和热来解除阴暗([石中隐玉]即非阴暗)。所以只有不成格局的子午巨门,或与擎羊同度时,才需要太阳的光辉。这时候,太阳在辰当然比在戌宮好,亦即子宮的巨门优于午宮的巨门。
另一组会合星曜为[天同天梁]。天同化忌,增添巨门的内心疑忌;天梁化禄,亦足以降低[石中隐玉]的格局,因为当天梁化禄之时,巨门很难压制不表现自己,跟格局的性质不合。
然而天同亦宜激发,所以天同最喜与龙池、凤阁及科文诸曜同度,则可由才华生激发之力。若有陀罗同度,则易生感情烦恼。
凡[石中隐五]的巨门,经行天相独坐的年限,大致上良好,因为巨门吉化,所夹的天相亦因而竹:质优良,所以青年时得受良好教育,出身际遇亦佳.
禄存同度的[石中隐王]所以为次格者,因为这吋天相必有擎羊同躂,青年时的运程不如化禄者之传,出身亦有不如,因此人生便多了一些困阻。
若内心疑忌的巨门,经行天相躔度的宮限,则主内心反覆多变,其疑忌之性便是在青年吋养成。
[天同天梁]的运程,喜会禄存,则对任何性质的巨门均有利。如果煞忌诸曜并临,英华内敛的巨门则可视为开创运势,虽有崎岖,亦是人生应有的经历、而可以养成
自己沉着的性格。但对内心疑忌的巨门来说,则由于运热反复,益增疑忌,便容易与六亲及伙伴決裂,人际关系变劣,影响后运。
[同梁]即使跟天马同度,亦并不太影响巨门的运势。因为背井离乡不影响事业的进取,但主运势反复的频度增加而已。
[武曲七杀]见吉化,对任何本质的巨门都有利,为进财的运程,若武曲化忌,英华内敛的巨门不忌,此时只需沉潜移民重从事。仍可持盈保泰。但对疑忌重重的巨门来说,则为进退失据,妄作主张而招损失的运程。
英华内敛的巨门,行太阳入庙,且会禄权科诸吉的支严厉的考验,因为若因此而改变性格,攀取高峰,则于流年运热欠佳时必生挫败。趋吉避凶之道,为仍然占取第二席位置,且不公开发表言论。
对内心疑忌的巨门而言,至此宮限,反可以吐气扬眉。
唯若太阳落陷,又见煞曜,则利[石中隐玉]的巨门,不利内心疑忌的巨门。
天机独坐的宫限,无论如何吉化,或会诸吉,对任何本质的巨门都不利,因为天机会巨门即带[破荡]的性质,仅于巨门化禄之时,才可以减少破荡之性。所以当流年命宮值夫机化忌时,不宜生任何改变之心。若天机化忌,又见流煞会照,无论巨门本质如何优良,均以不竞爭,多忍让为宜。
[紫微破军]所躔的宮度,大致上亦不利巨门。当吉化或会吉之时,英华内敛者亦可能受表面现象引诱,脱疑而出,结果受人差排攻击。疑忌重重者则易一起即跌。若此宫垣更会诸狼子野心,对疑忌重者来说,更为妄作妄为,一敗涂地的流年。
天府所躧的宮垣,只要不是[空库][露库],对巨门皆有利。最利英华内敛的巨门,为收获的运程。若天府空露,则内心疑忌的巨门必生词论纠纷。
[石中隐玉]的巨门,最喜行太阴躔度的宫垣,入庙见禄,且会诸吉,即为可以发财发身的佳运。落陷见吉,格局稍次。
若太阴化为忌星,又见煞曜,且宮垣落陷,则为内心疑忌的巨门之厄运。不但多是非困挠,而且动辄得咎,兼之内心感情不得宣泄,辛苦艰难备尝。
[廉贞贪狼]吉化,亦非巨门所宜。无论是大运或流年。巨门皆不喜经行[廉贪]躔度的宮位,见化忌及煞曜者尤为不利。若见化禄及诸吉,[石中隐玉]者会在运限之内减少英华内敛之气;而内心疑忌者则惹感情纷挠,易生畸恋及苦恋。流年遇之,英华内敛的人虽不致改变气质,但却易生不必要的改变。
现在且举一个巨门在命宮的实例一一
丁年生人,巨门在午宫守命,有禄存同度,但巨门化忌,且为羊陀夹命,属于内心疑忌的本质。
行至丁未大运,天相守垣,为两重[刑忌夹印],运程之不吉可知。夫妻宮.[廉贪],亦有两重陀罗同躔,主因婚姻而生困挠。
至甲子年,太阳于夫妻宮化忌,会两重巨门化忌,因多疑多虑而至婚姻败裂。丙寅年,夫妻宮天机会两重巨门化忌,而致夺友人之爱,弄出很大的风波。
此即为内心疑忌的巨门,因心理不平衡,以致自寻烦恼之一例。若此为男命,则其倾败亦当表现于事业之上,不尽在感情。
16天查独坐丑未
天相在丑未二宮独坐,对宮为[紫微破军],三合宮为天府,及借星安宮的[廉贞贪狼]。
要推断天相在这两个宫垣的性质,必须注意其气质之优雅或庸俗。因为凡天相在命宮的人,必带僚幕的气质,若优雅则尚不失其独立性,若庸俗则不过为官场附庸,豪门走卒而已。
[财荫夹印]的天相未必优雅,因为附庸登龙,亦符合财荫相夹的意味;[刑忌夹印]的天相未必庸俗,因为个性独特,落落寡合,即是刑忌的意味,而此等人必不肯随波
逐流。
要分别天相的气质,须视是否会文昌、文曲、化科、天才、龙池、凤阁、华盖等诸曜而定,若是则必气质优雅。
倘会阴煞、天虚、蜚廉、指背、息神、亡神诸恶曜,则为庸常鄙陋之辈。
气质优雅的天相,命运未必能及气质庸俗者,但社会地位则胜之。
从对宮的[此微破军]来推断,若见禄权科会,则为天相见明主之兆,利于气质优雅者。倘[紫破]见煞,气质庸俗者易生反复,难免朝秦暮楚。
三合宮的天府,当然以得禄为佳,最喜得其对宮[武曲七杀]之禄,则无论何种本质的天相皆主财源顺遂。倘天府空露,从气质庸俗,擅于腾挪变化、跟红顶白,亦依然
拍手无尘。
三合宮的[廉贞贪狼],若有科文诸曜同度,或见空曜,则影响天相为气质优雅,桃花诸曜稍见一二无妨,不过为诗酒风流。若见恶曜刑煞同躔,或贪狼化禄与羊陀同
度,则难免影响天相随波逐流,气质庸俗。倘廉贞化忌,则气质虽不佳亦反不致太庸下。
由于气质好的天相未必命运佳,气质差的天相未必命运坏,所以评断天相一曜的运程便相当困难,本讲义仅能提供一些基本原则。
[天同天梁]躔守的宫垣,若天同化禄,气质优雅的天相为内心愉快的好运,若天梁化禄,则利于吸收学养及人生经验。唯原局气质优雅者,却每于天梁化禄的运程中易惹桃花,风流自赏,因此影响后运。气质庸俗者则无论天同化禄或天梁化禄,均易沉迷于酒色财气之中。
最不宜见太阴化忌或天机化忌。若流年[同梁]见太阴天机齐化为忌星,则为倾败之年,后台冰山倒去。
[武曲七杀]的宫垣,化禄化权均宜!化科只不过虚名虚利。若擎羊同度,防受人排挤。天相最重人和,所以此点非常重要。尤其是气质庸俗者,更嫌恶煞并临宫限,常
见服务机构倒闭,主管人员撤职以致自己受牵连等情形。
太阳独坐入庙,得优雅的天相表现自己,更见吉化吉曜,往往为脱颖而出,受人赏识的流年或大运。气质庸俗者于此亦为佳遇。
若太阳落陷,则赏识提拔不力。更会化忌星,则为因进反退,却得反失之运。’原局天相若为刑忌所夹者,至此易惹宫非,否则主受人尤怨、牵连。
天机独坐,见禄、权、科吉化,且见辅佐诸曜会合三方四正,为原局天相坐命者所喜。气质优雅者固可掌重权,庸常者亦觉得意,财喜叠叠。流年遇之亦多顺遂,盖天机吉化,即与大相的气质相投。
若天机独坐而化忌,且多恶煞凶曜,气质优雅的天相宜退居间食,反易受人知遇,若多方活动,则反影口向令名。庸常者则招惹恶性竞争,以及人身攻击,愈图改变劣势愈陷劣势。
[紫微破军]同度,为天相的重要流年,每每于经行此宫垣为流年命宫时改变命运:,吉化见吉曜,主改投明主;化忌见凶曜,则为后台提携者所弃。
天相经行[紫破],往往为与人合作创业的年份。此时须同时检视[交友宫]及[兄弟宮伯勺得失。
天相经行[紫破]又往往为发生慼情困挠的流年。此时须同时检视[夫妻宮]及[福德宫]的得失。
天府独坐,为原局天相实命者的重要运程及年限。详其得禄与否而定吉凶。甚至可以说,是否能有收获,即视此年运的机遇而定。若空露的府库,会廉贞化忌,有煞耗刑曜同躧,则主有宫非或口舌。庸常的天相经行至此,更易招惹是:仁多生尤怨:或沉迷酒色才气而招破败损失。
人庙的太阴见吉曜,最宜气质优雅的天相,为财禄如心的吉运。庸常者稍次。
落陷的太阴见吉,不过得财辛苦而已,仍属佳运。若落陷又见煞忌诸曜,则反为破财失意的运程。庸常都更甚。
[廉贞贪狼]躔度的运限流年,若带科文诸曜,优雅者为得意之时。见贪狼化禄尤利(若贪狼于大运化禄,于[廉贪]流年,见流禄同度,主是年突发。)庸常者亦多吉遇,仅较不耐久。
然而若[廉贪]宫度内桃花重重,则天相守命者尤易惹桃花。碰到[廉贪]同时化忌的年份,则为桃花劫,更见刑煞,主因色倾败。
巨门躔度的宮垣,对天相守命的人来说非常重要。喜化权禄,若不见煞,则为十年吉庆之运。若巨门化忌,更见煞曜,则主六亲冰炭。一一由于此为天相坐命者的第二个大运,所以影响出身及人际关系,必须小心推断。
现在且举一个天相守疾厄宫的实例一一
天机在子宮守命。天相在疾厄宫。戌年生人,天相会贪狼化禄,又见禄存。命宮则为天机化忌,羊陀并照。
天机的气质庸常,因不但多见禄,而且所见者为贪狼之禄,因此易生裨性病患。天机主肝,贪狼又主肝,所以此星盘结构,显示其人易患肝病。
至壬戌大运,太阳落陷守命宫,流陀同度。疾厄宮为[廉贪],原局有羊陀夹,被大运流年流陀冲起,又会[武曲七杀]而武曲化忌,于此大运之中乃患肝癌。
17 天同天梁坐寅申
[天同天梁]在寅申二宮同茺,对宮无正曜,会天机独坐、太阴独坐,成[机月同梁]格局而且纯粹。
要推断此二宮度的[同梁]本质,必须认识其为带浪漫色彩,抑或带原则纪律。二者有截然不同的分别,对行藏出处影响甚大。
天同化禄、权,或见科文诸曜,桃花诸曜,则为浪漫;若天梁化科,或见羊陀火铃、恩光天贵、、三台八座、台辅封诰、华盖、天刑、阴煞、天虛等曜,则为原則。
当然亦有两种性格调和的[同梁]可详所会合的辅佐煞化及诸杂曜的交参而定。
最坏的基本结构,是天同化忌,羊陀夹忌,則其人徘徊于浪漫及纪律原则之间,会变得悭贪鄙吝,自私自利!
三合宮所会的天机及太阴:均不宜化忌,否则必主机心自用,权泎百出()唯天机化禄及太阴化禄则增加其浪漫;天机化权、科及太阴化权,则增加其原則。
凡原则性强的[同梁],喜行积极性的运限。但不喜见刑忌。在积极运程内,其气质相投、便可以从容发挥其聪明才智。若运程消极,则容易变成落落寡台.或反玩弄权柄而致招惹是非。
凡浪漫性强的[同梁],喜行带悠间性质的宮度,亦不喜见刑忌,更不喜见重重桃花,见刑忌多则内心焦燥;见重重桃花则易成风流浪子,一事无成。最喜禄、权、科及吉曜来会,则精神愉快,且事业成就。
积极性强的宫垣,为武曲七杀见权禄;入庙的太阳;入庙的太阴带一二点煞;[紫微破军]见吉会;[廉贪]而贪狼化权。
带悠间性质的宫垣,为落陷的太阴、太阳,且会科文诸曜;化科的天机;带科文诸曜的[紫微破军];[同梁]而天同化禄,或会科文诸曜;[谦贞贪狼]化禄;巨门独坐化禄、化权;[财荫夹印]的天相等。
带原则性的[同梁],在太阳躔度的宫限中,见吉化及吉会,为开运的大限,影响人生至为重要。
浪漫色彩的[同梁],则以巨门坐守的宫垣,为评价其能否开运的关键。
二者于关键性的大限不吉,则将影响后来的运势。例如太阳运限不吉,则后运虽有[廉贪]吉化,亦不过主庸庸碌碌的享受;若干太阳坐守的宮垣已经开运,则于[廉贪]
运内,已可有所建树,可以成为主管。
又如巨门的运限不吉,则于[廉贪]运限,见吉亦只是酒色财气的享受,见煞忌刑曜反而丧志。倘在巨门运限内已经开运、则[廉贪]大限虽不吉,亦只是消费大于入息多作无渭的应酬而已,不主丧志。
伹原则性的[天同天粱],于刑忌并见的运限,每易招惹是非,其王引起词讼;而浪漫色彩的[天同天梁],即使刑忌并见,亦只是内心的优虑,以及心理不平衡,谋求发泄而已,不易对外界生纠纷。
这里且举一个[天同天梁]在福德宮的例子,以说明[同梁]的本质一一
巨门在子宮独坐守命垣,福德宮[天同天梁]同躧,乙年生人,太阴化忌,照会迁移宮之天机及福德宮之[同梁],天刑同茺,因此基本上为原则性强的!.天同天梁]。
行至巳卯大限,[武曲七杀]守命,武曲化禄,命途精彩发达。然而福德宮无正曜,借对宮[廉贪]人宮安星,有流陀及文曲化忌同度。
如果原局福德宮[同梁]不为太阴化忌带擎羊所照会,则大运的福德宫仅为不利投机,不宜策划,现在则因一时运程得意,于是见异思迁,舍弃原来的合作伙伴,另谋自己发展,结果为客户倒账,以致事业周张,(注意此大运的财帛宮见文曲化忌、田宅宮会照太阴化忌,且见煞刑诸曜。)当时不如不变,反可藉武曲化禄之吉,守旧业而徐图进取。
唯原局的巨门命宮已多疑虑,福德宮的[同梁]带原则性亦即主观,因此对合作伙伴疑忌重重,愈疑愈似,终于引致麻烦,推断斗数须重全局,此即为一例。
18武曲七杀坐卯酉
[武曲七杀]坐卯酉二宮,对宫天府。三合宫位为[紫微破军]、[廉贞贪狼]。
要推断此组星曜的性质,须注意其为決断,抑或短虑。一一決断与短虑其实只一线之差,因为短虑的[武曲七杀],表面上仍似英明果断,当内心犹豫不決之时,仍然可作出明快的決定。只是往往决断错误,须要弥缝而已乙所以这分别从外表很难看得出。
凡[武曲七杀]属决断者,多留有余地,而短虑者则多薄情,因此人生也就较为孤立。这亦可作为推断这组星系的区别。
要判断[武曲七杀]的性质,只须看此星系是否会禄,无论得化禄或禄存均可。若得禄同时见左辅、右弼会照,则其性质为決断;若无辅弼,又不见禄,反见有煞会照,则其本质为短虑。
以会合的宫茺星曜而言,[紫微破军]一系尚有煞星同度,尤其是陀罗,则加强[武曲七杀]的短虑,若无煞曜,而有辅佐诸曜同会,則可影响[武曲七杀!的本质变为决断’
另一组会合的星曜为[廉贞贪狼],亦不宜与陀罗同度。尤其是这星曜借人[福德宮]安星,所以对[武曲七杀]的影响更加重要。
文昌文曲亦可以调和[武曲七杀]短虑的性质,唯喜与[武杀]对宮的天府同躔,则性质更佳,较与[廉贪]同躔为好。一一主要是嫌[廉贪]有昌曲同躔,带有桃花的性质,以致影响[武曲七杀]的決断力。
太阳躔度的宮度,入庙者尚利[武曲七杀],唯短虑者则易生尤怨,使人际关系变劣,以致影响后运。
若落陷的太阳,则对任何性质的[武曲七杀]皆不利。擅决断的[武杀]亦易于此运限惹是非尤怨。短虑的[武曲七杀]若有擎羊同度,则不易立足于所服务的机构,更见忌煞,主家业动摇。
天机独守的宮垣,若见化忌,尤其是当天同与太阴变化忌会照的流年,短虑的[武曲七杀]为失机破财的年份。而擅决断者只需凡事守成,则可避免损失。
倘原局武曲化忌,则大忌行天机躔度的宮躂,纵有占会,亦必多破败,且主招惹恶性竞爭,人身攻击。
天府躧度的宫限,不宜短虑的[武曲七杀]经行,若更[露]或[空库],则往往为重大灾病,事业倾破的运限或流年。决断的[武曲七杀]经行至此,亦要防劫盗。
天府宫限,一般不利[武曲七杀],若流午逢此宫度,有流禄或流化禄照射,然后始为吉兆。
[武曲七杀]喜行太阴躔度的宫限,入庙吉化者尤喜。若会刑忌诸曜:短虑的[武杀]则主因弥缝错误而招致重大损失。趋避之道,在于壮士断臂,一有失误立即停止计划。
落陷的太阴不利诀断性的[武杀],主因重大決定而事难两全,必招一方面不满。短虑者反而无此缺憾。但宜静不宜动,动则招致损失。当太阴化忌见陀罗同度之时,尤其不宜替人担保,否則必会代人偿债。
巨门坐守的宫垣,若为[石中隐玉]的结构,则善決断的[武曲七杀]最宜经行,更见吉化或吉曜。为成大事立大业的流年或运限。若巨六躔昌曲而无吉化,则为转变性的运程,须详星曜会合以定其转变后之宜忌。
短虑的[武曲七杀]行[石中隐玉]的巨门运限亦不吉,往往功亏一溃,或因決定错误而招受指责。
天相独守的宫垣,若为刑忌夹者。则[武曲七杀]会感到压力。原局擅決断者则较易从容应付。若短虑的[武杀]逢此运限流年,往往败事。
天相若为[财荫夹]者,则无论何种性质的[武曲七杀]均学谋为省力。若天相宫垣有昌曲、辅弼同度,更为奠定一生事业的良机。
[天同天梁]星系踞守的宫限.不宜天梁化科见刑星’若官垣性质过于孤克,[武曲七杀]逢之,多丧病孝服。但若与桃花诸曜齐会,天同化禄,则恐少年得志而变成丧志,从此耽于酒色财气。
[武曲七杀]、[廉贞贪狼]、以及[紫微破军]三个宫限,为原局[武曲七杀]坐命者具极大转变性的流年或运限。可详前论[武曲七杀]本质一节,以定吉凶休咎。
然而凡遇破军人禄,贪狼亦必同时化忌,此种情形,仅利决断性的[武杀],对短虑者则不利。
现在且举一个[武曲七杀]在财帛宮的实例一一
[紫微破军]在丑宫安命,戌年生人,专业宮[廉贪]有禄存,且贪狼化禄;于是财帛宫的[武曲七杀]这次得变禄并照,全局气机和畅。
行至丙辰大运,太阴坐守而落陷,宮限之内有原局的陀罗,又有飞星矚度的流陀,财帛宫天机独坐;于原局为化忌,且有两重羊陀会照。
在此运限之内,超初是不满意外国的商行,对代理其货品时起纠葛,于是便试图找另一牌子的货品作代理。后来很容易找到,但为了打开新牌子,只好大量放账,数
年之内,为人倒挞不少。
请参考前述,[武曲七杀]行天机运限利守成,即可知此例之重要。
19太阳独坐辰戌
太阳独坐辰戌,对宫为太阴。三合宫为巨门独坐,及[天同天梁]。
要推断此宮太阳的特性,须注意其有无受拖累剥削。因为此星第的太阳,既需照料巨门,解其暗蔽;又需照顾天梁,解其孤忌;后需与太阴对照,以光华照射太阴。此虽为太阳在十二宫的一般情况,惟辰戌二宮太阳与太阴正对,所以此本质尤为吃紧。
太阳入庙,则光华灿烂,较落陷者为佳。更见化禄、权、科,则不怕太阴、巨门、天梁的剥削拖累。若见煞忌,则虽入庙亦不为佳。倘[百宫朝拱],则可以減轻压力。
太阴入庙,则不拖累太阳。更见化禄、权、科,自主不生剥削。若太阴落陷无辉,则要累太阳之照顾,太阴更化为忌星,或见煞曜重重,则对太阳拖累。
巨门有禄、权、科,不见煞,则不需太阳的光度解暗,故不拖累太阳。若煞忌同躔,则太阳受拖累剥削。
[天同天梁]有辅弼、昌曲同度,浪漫色彩与原则纪律调和,则不需太阳解其孤忌:若属原则纪律性质,且有煞刑诸曜,则需太阳解其孤忌,故受拖累。
以上是太阳门度的[三方四正|星系组合,来判断太阳的现实环境。若太阳不受拖累剥削,则人生际遇自然顺遂,否则便易见门亲冰炭,而且际遇多坎坷。
天机独坐的宮垣,因与巨门相对,有动荡的意味,所以只利不受拖累的太阳。若太阳负担已重,再行此宮度,則虽吉人会吉亦慼劳累。特别是原局太阳化科这吋,荣誉感重,则劳累更甚。若见煞曜同躔,更须防计划出错,或要负担能力所不胜的任务。
[紫微破军]宮度,太阳经行之吋,无论有无拖累,均不宜与人合作经营,否则易生波折。不受拖累的太阳,喜见[紫破]与昌曲或辅弼问度,则为开创事业的流年或人限。若受拖累者,见同样的星曜结构,不过稍减丰劳而已。
倘[紫破]会武曲化忌、贪狼化忌,则受拖累的太阳,凡有举措皆易演变为力不从心.故凡事须仔细考虑,不可为表面现象所惑。若不受拖累者,则主负担额外责任,应付额外开销而已。
天府独坐的宮垣,得禄者,太阳皆宜经行;空露者,太阳皆不宜经行。右无拖累的太芦臼经行空露的天府,须注意肠胃疾病,易因之转为重症。有拖累的太阳,除须注意健康外,并需汁意钱财方面汁划,以防寅吃卯粮,入不敷支。
受拖累的太阳经行天府禄存同度的宫垣,若原局太阳化忌者,稍见煞曜即易引起纷争或官非,以致破财损失。
太阴独守的宮垣,是否利于太阳经行,须视其有无辅佐吉曜同度而定,若有,且于[三方四正]见[对星]者,再见吉化,即为财禄如心之年。若仅见[单星1则力量不足,受拖累的太阳经行,未易获福。
若太阴落陷,又见煞忌,为有拖累的太阳所最不喜。有时且为大倾改的流年,倾败程度须详太阳受累程度而定。无拖累者经行,亦多内心不安,或受累破财。
[廉贞贪狼]同度的宫垣,须见武曲化禄、廉贞化禄,然后始主聚财。若贪狼化禄,则受拖累的太阳反多浪费开支。无拖累的太阳亦多无谓应酬。
若[廉贪]与陀罗同度,受拖累的太阳必因强出头而受损失。雪拖累者则受工作压力,觉得时间不够用。但若贪狼化忌,则主变肘后,事机失于一旦。
[廉贪]化权不如化禄,化权则主劳累。
巨门独坐的宫垣,其性质已详前述。[石中隐玉]的格局,为太阳坐命者所最喜,主受人支持、提拔。本质受拖累与否,仅影响其获吉的程度。
如为疑忌性重的巨门,不受拖累的太阳经行尚无妨,受拖累者,是年必多无端而来的是非。若煞忌刑耗诸恶曜毕集,则防服毒,或中毒。恶曜轻者则防人阴损诽谤。
天相独坐的运限,只宜不受累的太阳经行,若受拖累的太阳行至此宫度,虽吉化会占,亦不过为人作嫁。更见煞星恶曜,则绝不宜弃旧更新,否则必生破败。
[刑忌夹印]的天相,不宜原局化忌的太阳经行,稍见流煞,都为招惹宫非、或遭人陷害的运限及流年。
[天同天梁]宮度,带浪漫色彩者,宜不受累的太阳经行,则为白手兴家的运势,且宜凭服务业,传播业兴家。受累者则易惹桃花劫。
若[同梁]带原则纪律性者,不受累的太阳经行亦主劳累。受累者更防计划出错,增添麻烦。
[武曲七杀]同躧的宫度,带決断性者,利不受累的太阳,为开运的年限。受累的太阳,则不利六亲,且必须离祖成家,或父业散尽而后自立。
倘[武曲七杀]本质短虑,无拖累的太阳经行亦主动摇,须转变环境、或改变投身的行业,然后始获安定。受累的太阳则东奔西跑,一事无成,内心苦闷。倘武曲化忌,
更主时时失业。
现在且举一例,说明太阳在[子女宮]的十青况。一一
命宮[紫微破军],子女宮太阳在戌。丁年生人,巨门化忌会太阳,主此太阳受累。
至庚戌大限,太阳守命,化禄。子女宫天相,流陀向度;原局则有擎羊同度。再加上对宮[紫破]带火星照射,故在此运限内主受子女拖累。
子女宫用以推断与下属的人际关系。于辛酉年,子女宫化忌的巨门于流年化为禄星。是年其人于年初提拔一位下属,至年中,却反遭此下属向董事局告状,以致调任间职。
20天机独坐子午
天机独坐子午,对宫为巨门。三合宮会太阴及[天同天梁]。
推断子午宮垣的天机本质,须分别其刚柔。性刚的天机,擅长机变,擅长计划,唯为公而不为私;若阴柔的末机,则擅长权变以谋私利。
福德宮的[天同天梁],为影响天机本质之关键。若天梁化科,则天机具阳刚之气,倘天同化禄、或天同化忌,则能影响天机化为阴柔。天同化禄又优于化忌。化忌者常生内心困扰,缺乏安全慼,因而谋私利之心更重。
太阴入庙,虽带阴柔亦优于落陷。落陷的太阴与天机相会,内心常有自卑慼,而权术手段即由此而生。
巨门必于中性,不影响天机的刚柔。但当巨门化忌之时,则影响天机的安定,常因不满客观环境曲(如多是非口舌,受人排挤)而见异思迁,但转变环境之后,仍多际遇不佳,因此影响天机内心亦主权术。
巨门化禄、权、科,贝u对天机发生良好影响,愈变化愈多良好际遇,由是即能发挥天机的优良性质,能为事业作出良好计划。
阳刚的天机宜行开创性的运限或流年,不宜守成。
阴柔的天机则宜见利于守成的运限或流年。若经行的宫度多性质主变化的星曜,则反而动輒得咎。
主变化,利开创的宫度为――[紫微破军]见吉化;太阴入庙见辅弼;[廉贞贪狼]见吉化,巨门见吉化;[武曲七杀]见吉化;太阳入庙见吉化;天机独坐见汽化。
利守成的宮垣为一一天府得禄;太阴落陷但见吉化;[廉贞贪狼]而贪狼化忌;[石中隐玉]的巨门见流煞;[刑忌夹印]的天相;[天同天梁]化禄、化科(若天同化权则倾向于变化及开创);太阳落陷而见辅佐吉曜。
阴柔的天机,不利经行动荡的[紫微破军]运限。主因改变人际关系而生咎吝。阳刚者不涉及私心,反主开创新局。
阳刚的天机经行天府宫垣,若有禄存同度,反有怀才不过,未能施展其所长的感觉。
天机喜英华内敛的巨门,阳刚者经行此宫茺,必能有所表现,为受人赏识、提拔的流年,但阴柔的天机经行车此,则容易私心自用,甫受人赏识却玩弄手段,以致影响后运。若疑忌重重的巨门,更为阴柔的天机所不喜,多内心顾虑,或竟因此愈玩弄权术而愈见困滯。阳刚者则主因计划而生焦虑。
若[天同天梁],由原局的阳刚忽于年限化为阴柔;或由原局的阴柔忽化为阳刚,皆为天机守命的人所不喜,主橫生障阻,以致进退失据。
天机基本上喜行天相守垣的宫度。天相气质优雅,大利阳刚的天机经行,可升迁至重要职位,商界亦主受人知遇,气质庸常的天相运限,阴柔的天机经行,以守旧待时为宜。若思腾挪变化,则反易受人排挤。
以上所述,为天机经行十二宮的重要克应。
现在且举一个例子,说明天机在田宅宫的情形一一
[武曲七杀]守命,田宅宮天机在午。巳年生人,天机与禄存同度。
由于天机会[天同天梁]而天梁化科,所以天机带阳刚之气。虽有禄存和其气质,但有羊陀相夹,并不能作根本改变。
行于癸四大限,天府守命,田宅宮为巨门化权,与流禄同度且与原局禄存对拱。命宮天府又会原局[武杀]的武曲化禄,故命宫既库禀充盈,田宅宮亦为十年佳运。
然而命宮天府得禄权仅利守成;田宅宮巨门叠禄化权,亦非开创转变之星曜。
无如原局田宅宮多阳刚之气,所以亦主因主观決定而思变化。于此运限之内,其人屡屡兼营新的业务,均无收获,只是不赔累而已(此乃由于天府叠禄之故,否则必有
损失),但原有经营的业务,则于不知不觉间大有起色。由是可知原局气质与运限宫垣的气质一一不相投,即有徒劳无功之慼。此所以论各宮运程,均需由本质着眼。
转载:紫微斗数深造讲义_上篇_(四)
转载:紫微斗数深造讲义_上篇_(四)
第三组 (紫微在寅申)
21 紫微天府坐寅申
[紫府天府]在寅申同度,对宫为七杀,三合宮会武曲独坐,及[廉贞天相小
要推断[紫微天府]这组星曜的物性,须注意其为主动,抑或被动。属于主动性质的[紫微天府]则攻守咸宜,若带被动色彩,则反易进退失据。
以[紫微天府]本身来说,其实已经是带矛盾性质的量系。紫微擅开创.天府擅守成,二曜同系,若性质平衡則自然可攻可守,但若带一偏之性,偏于紫微则嫌受天府的拖累,却进而不敢进,偏于天府则嫌受紫微的影响,却退而不肯退,这吋就反而事事陷于被动,只能用全力来应付客观环境。
[三方四正]所会的七杀以及独坐的武曲,都带偏向于紫微的性:质,处处争取主动,尤其是当武曲化科之时,易跟天府配合,则虽主动而不致使紫、府二曜矛盾太深,只要[廉贞天相卜一系星曜,不受火星或铃星侵扰,则基本上可以算是[紫府]的性质平衡,宜攻宜守。
若武曲独坐化为权星,令紫微的主动色彩增加,虽然[紫府]星系未必就失去平衡,可是人生的波折始终比武曲化科时为大。无论男女,于三十前后多数要经过一次挫折,其为感情挫折,抑或物质挫折,须详大运之实际星曜组合而定其具体性质。
如果武曲化禄,性质与天府同气,但亦利于紫微的开创,所以基本上属于攻守咸宜。只是必须胡禄存同时会人[紫府]的宫度,然后才能化解武曲的孤克之气。所以若无禄存,则其人童年较为艰苦。
[廉贞天相]星系,其性质基本偏向于天府。当[刑忌夹印]之时,则加强了天府的保守性,于中年以后,事业已有基础,则不宜于此时始思更变,否则易引起挫败厶或则于中年后忽生感情困扰,不利夫妻。
[廉贞天柑]成[财荫夹印]的格局时,守成力量更重,同时感情变为用财富来衡量。当[紫府]更为煞曜困挠之时,若不安份守命,则感情物质都有受挫折的可能。尤其是童年生活太优越的人,挫折愈大。
[紫微天府]守六亲宮垣,均易带有缺憾。如两重父母、两次婚姻之类,若守交友宫,亦有时时更换朋友的意味。这是因为紫微与天府的性质不易绝对平衡,一失平衡,
且稍见煞刑诸曜,即易变成性质不良一一其具体情形,可参阅初级讲义。
天机独守的宮垣,当[紫府]经行之时,并不主实际变动,而是主思想的变化。若[紫府]性质不平衡的人经行此宫,天机的性质又加强不平衡的色彩,则容易变成根深蒂
固,可能影响后运。例如女命原局的[紫府]会廉贞化忌,天府因此受到影响,容易稍受挫折即冷退。当经行天机独守的宫垣时,便很容易拣短暂或看来为顺遂的路走,即使有改变现实的念头,亦缺乏实际改变的勇气,十年之后行毕此运限,至下一运限时,便再无事业雄心。一一有时见到山些女命,大运禄、权、科会,而本身却是家庭主妇,即是由于诸如此类的缘故。


标签: #紫微 #星座 #紫微斗数 #深造 #研究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